火狐貍 作品

第一章 仙師種出的蔬菜

    

以沒有買,是因為賣菜賺的錢都給媽媽看病買藥了。李小寶的媽媽王秀英,本來就不好,老公李福貴出車禍去世的時候,又了很大的打擊,就變得更差了,每日裡都要大把大把的吃藥,是個名副其實的藥罐子。賣菜賺的錢,除了給媽媽看病拿藥就所剩無幾了,哪裡還有多餘的錢買車,就是娘倆的日子,也過得很是清苦,李小寶都有四五年沒有買過新服了。雖然李小寶拚命的賺錢給媽媽看病,還是沒能留住媽媽,就在去年冬天,王秀英的哮病突然發作,...天剛矇矇亮,李小寶就騎著他那輛破舊的二八自行車,馱著百十斤的蔬菜去易水縣城送菜了。

從月亮灣到易水縣城,有三十五裡路,李小寶必須早起,才能在九點以前將菜送到易水縣城的古城苑酒樓,晚了人家就不收了。

李小寶送的菜都是自己家種的,他爸爸李福貴就是靠種菜賣菜維持一家人的生計。不過那時李福貴是在縣城的路邊擺攤賣,而不是送去酒店。

在李小寶上初三那年,李福貴起早去縣城賣菜,不想在路上遇到了車禍。李福貴當場就被車給撞死了,而肇事車輛卻逃的無影無蹤。由於沒有目擊證人,而沿途的路上也沒攝像頭,所以這場車禍就了懸案。

李福貴死後,家裡的經濟來源就斷了。為了養家,照顧弱多病的媽媽,隻有十六歲的李小寶退了學,回到家裡繼承了爸爸的事業——種菜賣菜。

兩年前年,在路邊賣菜的李小寶遇到了高中時的同學孫筱,讓李小寶沒有想到的是,如今的孫筱已經是易水縣城最大的酒樓“古城苑酒樓”的經理了。

看到老同學賣菜辛苦,家裡又有生病的媽媽需要人照顧,孫筱就想幫幫李小寶,於是就對李小寶說:“老同學,我看你這蔬菜品質不錯,以後你家種的菜也別在外邊賣了,就都送到古城苑酒樓吧。”

蹬著自行車送菜,是很吃力的,每次李小寶都會累的像狗一樣,張著大呼哧呼哧的氣,所以能擁有一輛電三車,一直以來都是他的夢想。

其實,李小寶賣菜的收雖然不高,可是買一輛電三車還是不問題的。之所以沒有買,是因為賣菜賺的錢都給媽媽看病買藥了。

李小寶的媽媽王秀英,本來就不好,老公李福貴出車禍去世的時候,又了很大的打擊,就變得更差了,每日裡都要大把大把的吃藥,是個名副其實的藥罐子。

賣菜賺的錢,除了給媽媽看病拿藥就所剩無幾了,哪裡還有多餘的錢買車,就是娘倆的日子,也過得很是清苦,李小寶都有四五年沒有買過新服了。

雖然李小寶拚命的賺錢給媽媽看病,還是沒能留住媽媽,就在去年冬天,王秀英的哮病突然發作,一口氣沒上來,走了……

早上九點,李小寶終於氣籲籲的來到了古城苑酒樓,就在他正要準備將自行車上的菜卸下來時,一輛紅的大眾甲殼蟲轎車開了過來,停在了酒樓的門口。

車門一開,孫筱從車上走了下來,今天上穿了一件白的短款西服,讓原本就傲人的部顯得更加滿,而下的黑短和,更是完的呈現出了部的翹和的修長。

雖然每次送菜,李小寶幾乎都會遇到孫筱,可是每次看到,李小寶都會忍不住吞嚥口水。對擁有魔鬼材和致臉蛋的老同學,李小寶對的評價是“迷死人不償命的人間尤”!

其實在上學時,孫筱就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,是學校裡無可爭議的校花,更是所有男生心目中的神,其中也包括李小寶!

隻是由於家境不好,李小寶覺得他和孫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所以從未像其他男生那樣給孫筱寫書、遞紙條或是當眾表白,他把對孫筱的喜都寫進了日記本裡。

“孫經理早!”李小寶著氣向孫筱問候道。

孫筱對李小寶稱呼自己“孫經理”很是無奈,不止一次的說過,讓李小寶像上學時那樣,直接“孫筱”就可以了,“孫經理”三個字總讓覺得在李小寶麵前有種居高臨下的覺,這是非常不喜歡的。

但李小寶還是堅持稱呼“孫經理”,孫筱也沒有辦法,隻好由他去了!

“那也沒有你早啊,我說小寶,你怎麼還是騎著你這輛破自行車啊,早晚得累死你。”孫筱開玩笑的說道,和李小寶說話一向都很隨意,沒有

那麼多的顧忌,畢竟都是老同學,沒必要裝腔作勢。

“下個月就去買輛電三車。”李小寶嘿嘿的一笑。

兩個人閑聊了幾句就分開了,著走進酒樓的孫筱,李小寶的心裡有些疑,雖然剛才孫筱的臉上一直都掛著微笑,可李小寶看得出來的笑容有些勉強,是裝出來的,眉眼間更是有著掩飾不住的愁容。

“不會遇到了什麼事吧?”李小寶心裡暗自猜想著。對於孫筱,他心裡是很激的,畢竟在他最困難的時候,孫筱拉了他一把。他一直想報答孫筱,隻是以孫筱現在的份地位,能需要他做什麼呢。

在將菜送去酒樓後廚的時候,李小寶跟一位混的比較的廚師打聽,他說:“劉哥,最近酒樓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沒有啊,為什麼這麼問?”劉廚師很是不解。

“我剛才見到孫經理了,看的表,好像有什麼煩心事,還以為是酒樓裡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呢。”李小寶解釋道。

劉廚師這才釋然,他知道李小寶和孫筱是同學,生意上又到孫筱的關照,所以關心一下也是人之常。

“你說這事啊,還不是因為那個食閣,最近半個月,酒樓的顧客了一多半,都被這家新開張的食閣酒樓搶走了,而且客人還在流失著,孫經理能不發愁嘛。”劉廚師嘆了口氣說。

食閣酒樓李小寶知道,是半個多月前新開張的一家酒樓,規模和古城苑酒樓相仿。但讓李小寶想不明白的是,古城苑酒樓一直都是易水縣城最好的酒樓,無論是酒樓的服務還是飯菜的質量,那是有口皆碑的,怎麼會在短短的半個月時間,被食閣酒樓搶去一大半的顧客。

“食閣是不是在打價格戰,飯菜的價格定的很低?”這是李小寶能想到的唯一原因。

沒想到劉廚師卻搖了搖頭,苦笑著說道:“恰恰相反,食閣的飯菜的價格不但不低,而且還比我們古城苑酒樓要高出十幾倍,就是這樣還要提前預定呢。”

“價格高出十幾倍還要提前預定,這怎麼可能?難道這些顧客腦子都有問題嗎?喜歡被人宰?”李小寶有點懵了,古城苑酒樓可是易水縣城最高檔的酒樓了,飯菜的價格自然也是非常高的,然而這個新開張的食閣,飯菜的價格竟然是古城苑酒樓的十幾倍,還要預定才能吃飯,這也太誇張了吧!

劉廚師說:“不是顧客喜歡被食閣宰,而是他們做出的菜確實太好吃了,據說吃過一次就讓人罷不能,要不是因為飯菜的價格實在是太高,我們酒樓的顧客恐怕會流逝的更多。”

“什麼廚師有這麼高的手藝?食神嗎?”李小寶的心裡非常的震驚。

“食閣廚師做菜的水平並不比我們高,主要是因為他們選用的食材好。據說選用的是最新培育出來的蔬菜品種,品質極高,口無與倫比,更神奇的是,使用了這種蔬菜後,人的心會有一種難以描述的舒爽。”劉廚師解釋道,說這些的時候,他的眼神中充滿了對食閣新品蔬菜的嚮往。

“什麼新品種蔬菜啊這麼神奇,怎麼聽著跟菜裡加了大煙殼似的?去投訴他們啊!“李小寶很快就想出了對策。

“什麼大煙殼,沒看他們酒店門前的廣告麼,號稱食閣的蔬菜都有仙師提供,我聽食閣的一位廚師說,這位仙師一直在山中修行,是食閣的老闆花巨資才請來的。”劉廚師神的說。

聽到這裡,李小寶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兒了,食閣的老闆花巨資請一位仙師培育出神奇的蔬菜,那他為什麼不去那些一線的大城市裡開酒樓呢,那樣飯菜的價格不是會更高,不是會賺到更多的錢嗎?為什麼要選擇易水這個偏遠小縣呢?

還有這世上真的有仙師存在嗎?

似乎是看出了李小寶的疑,劉廚師突然小聲的說:“你知道食閣的老闆是誰嗎?”是李小寶能想到的唯一原因。沒想到劉廚師卻搖了搖頭,苦笑著說道:“恰恰相反,食閣的飯菜的價格不但不低,而且還比我們古城苑酒樓要高出十幾倍,就是這樣還要提前預定呢。”“價格高出十幾倍還要提前預定,這怎麼可能?難道這些顧客腦子都有問題嗎?喜歡被人宰?”李小寶有點懵了,古城苑酒樓可是易水縣城最高檔的酒樓了,飯菜的價格自然也是非常高的,然而這個新開張的食閣,飯菜的價格竟然是古城苑酒樓的十幾倍,還要預定才能吃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