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麵的盛宴 作品

第1章

    

人的妹妹。瑤娘今日穿了桃紅折枝牡丹花褙子配湘妃十二幅羅,梳著斜髻,其上著一赤金累嵌紅寶蝶花的步搖。這步搖做得極為致,垂下的幾隻蝴蝶不即能看到那微微的蝶翼,彷彿活了似的。蝶口鑲著紅寶,紅寶的個頭並不大,但澤極為穠豔,讓人之心。妹妹時不時出纖白的玉手去扶那步搖,富麗的金配著調極豔的紅,雪烏發,水眸紅,好一副人圖。蕙娘不是男人,見之心都化了。再去看這屋裏的佈置與擺設,蕙娘知道妹妹如今日子也是過得頂頂好的...==第一章==

正值春三月,晉州的卻是乍暖還寒。

前兒剛下了場雨,淅淅瀝瀝連著下了兩,還是不見停歇。

又冷了起來,到都是漉漉的,風兒一刮,寒意便順著人裳兒往裏頭鑽,讓人不打一個冷。

晉王前兒個就上邊城去了,並不在府中。瑤娘便托人給姐姐姐夫遞話,讓他們把寶抱來給自己看看。

自打進了這晉王府,已經一年多的時間未見到寶了。

瑤娘在王府裏得寵,王妃又格外給其臉麵,所以瑤娘找人出去遞話,多得是有人願意去辦這差事。到了日子,姐夫姚和姐姐蕙娘坐著一輛青帷騾車,來到王府後門,而心中迫切而又焦慮的瑤娘早就在此等著了。

“夫人還是領著太太往府裏去吧,站在這裏多不像樣子。”丫鬟蝶兒道。

聽了這話,瑤娘也意識到此人來人往,話多有不便,且也想和寶親香親香,便領著懷抱寶的蕙娘往裏去了。至於姚,他乃外男,不適宜進宅,自然有人熱茶熱飯招呼。

一路上,瑤娘眼珠不落地盯著寶看。

這是的兒子,含辛茹苦方纔誕下的兒子,卻因為諸多原因不能留在自己旁。當年離開之時,還隻是一個在繈褓中的孩子,而如今卻長這麽大了。

似乎母子之間有一種然的脈聯係,寶起初見到瑤娘還神陌生,可盯著這個漂亮的姨姨看著看著,他突然就笑了起來,並出胖手讓瑤娘抱。

瑤娘頓時紅了眼,將寶接過來,擁在懷裏地抱著。想哭,卻又怕嚇著了孩子,隻能拚命忍著。

好不容易等平複了心,一行人繼續往裏頭走。

蕙娘心翼翼地跟在妹妹旁,時不時忐忑地著四周這雕梁畫棟一切極盡奢華之能事的景象。甚至連這府裏的丫鬟,都看起來格外高人一等,那上穿的,頭上戴的,姚家也算是康之家,可蕙娘卻還穿不上這樣的料子戴這樣的首飾。

“瑤瑤,你讓我和你姐夫把寶抱來,王爺可知道?會不會對你有什麽妨礙?”到了瑤娘住的院,蝶兒下去了,蕙娘這纔有些擔心地拉著妹妹問道。

著眼前出落得越發豔人的妹妹。

瑤娘今日穿了桃紅折枝牡丹花褙子配湘妃十二幅羅,梳著斜髻,其上著一赤金累嵌紅寶蝶花的步搖。

這步搖做得極為致,垂下的幾隻蝴蝶不即能看到那微微的蝶翼,彷彿活了似的。蝶口鑲著紅寶,紅寶的個頭並不大,但澤極為穠豔,讓人之心。

妹妹時不時出纖白的玉手去扶那步搖,富麗的金配著調極豔的紅,雪烏發,水眸紅,好一副人圖。

蕙娘不是男人,見之心都化了。

再去看這屋裏的佈置與擺設,蕙娘知道妹妹如今日子也是過得頂頂好的。大抵在這府裏也有幾分臉麵,不然今兒他們也不會來到這裏。

可蕙娘知道妹妹不同其他人,乃是非完璧之侍候王爺的。雖王爺此時並沒有表現出在意的樣子,可誰知道日後會不會在意,抑或是知道這事心中生了齟齬,妹妹因此遭到冷落,那可就不好了。的,頭上戴的,姚家也算是康之家,可蕙娘卻還穿不上這樣的料子戴這樣的首飾。“瑤瑤,你讓我和你姐夫把寶抱來,王爺可知道?會不會對你有什麽妨礙?”到了瑤娘住的院,蝶兒下去了,蕙娘這纔有些擔心地拉著妹妹問道。著眼前出落得越發豔人的妹妹。瑤娘今日穿了桃紅折枝牡丹花褙子配湘妃十二幅羅,梳著斜髻,其上著一赤金累嵌紅寶蝶花的步搖。這步搖做得極為致,垂下的幾隻蝴蝶不即能看到那微微的蝶翼,彷彿活了似的。蝶口鑲著紅寶,...